您的位置:

首页> 科学幻想> 春梦

春梦
春梦

家族没落,为了躲债主,父母二人带着儿子日夜不停地跑路,这天寻到一处僻静客栈,稍做休息。

钱不够用,只要到两间房,父亲独睡,母子同眠,儿子躺卧床上,辗转难眠,母亲静卧良久,只觉週身难过,无法入眠,奔波多日,未曾洗浴,她生性好洁,当下唤店家端来热水,以便沐浴净身,走近床边,见儿子已然熟睡,捻小油灯,轻手轻脚褪下衣衫,洗涤身体,却不知赤裸的胴体、沐浴的妙姿,清楚落入孽子眼中。

只见母亲双乳白嫩饱满、丰润坚挺,乳头樱红上翘,双腿修长结实,香臀丰耸浑圆,小腹平坦坚实,伏身之际,桃源洞口芳草凄凄,紧夹鲜嫩肉缝……

母亲浴罢,全身舒畅,进入被中,感觉爱子紧贴身旁,心中无限安慰,连日奔波,实是疲惫不堪,心情放鬆,一会儿功夫便酣然入梦,儿子却慾火正炽,母亲浴后,身体飘散阵阵幽香,钻入鼻端,激得他血脉贲张,真想翻身压在亲妈妈身上,姦淫了她,思前想后,终究不敢冒然行事。

慾火难熬,不禁大胆,轻轻伸手母亲双腿之间,虽然隔着棉裤,仍能感受到母亲大腿的柔软嫩滑,移至母亲阴户部位,轻揉细抚。

敏感部位被触摸,母亲做起春梦,梦中,丈夫挑逗她隐密的地带,只觉心头蕩漾,忍不住翻身搂抱丈夫。

母亲突然转身搂抱,儿子大吃一惊,但见母亲双眼紧闭,仍在梦中,便大着胆子,手由母亲裤腰处伸入,抚摸滑溜棉软的香臀。

梦中,母亲只觉丈夫这回手段不同,不禁发出愉悦呻吟,双手也伸入丈夫衣内,抚摸他结实的胸膛。

母亲小手又热又软,舒适无比,儿子被母亲一摸,更是慾焰高涨,手指竟沿着股沟,滑进母亲湿滑的肉缝,直探迷人蜜穴,母亲小手也伸进儿子裤裆,握住火热坚硬的肉棒。

母亲被挑逗得舒服无比,渐入佳境,诱人丰臀向后翘起,顶到了儿子支起帐篷的棉裤前端,虽然隔着两层布料,龟头与丰腴臀肉接触,触感依然清晰,儿子一阵哆嗦,险些洩了阳精。

春情蕩漾的母亲并未醒觉,翘起丰臀,紧贴爱子裆部。

母亲丰耸的臀肉紧夹爱子的火热肉茎,在被窝中扭动腰肢,孽子色胆再起,哪里还管什幺人伦纲常?长臂舒展,从背后将身姿诱人的母亲搂入怀中。

哪知母亲在睡梦中突然被人紧抱,顿时惊醒,眼见四下里物件简陋,睡前脱去的白衣尚挂于椅背,明白自己尚在客栈中,待发力挣脱,忽觉从身后抱住自己的不是别人,正是溺爱已久的亲生儿子,母亲已经房事,自然知道顶着自己屁股的硬物,,端丽的面颊泛起羞涩,一直红透到耳根,耳听儿子呼吸平缓,一副熟睡模样,臂膀却抱牢自己。

儿子感到怀中母亲身子一紧,明白她已醒觉,一颗心几乎跳出了喉咙,但已骑虎难下,只得强装睡去,那话儿紧挤在母亲丰满的臀肉之间,让他色胆又长了几寸,毫不放开怀中母亲温香软玉。

母亲又羞又急,儿子感觉母亲在自己怀中挣扎几下,便鬆软下来,知她不再反抗,大大鬆了一口气,裆下更硬了几分,越加搂紧母亲。

母亲心中小鹿乱撞,更令她羞耻的是──自己股间私处竟也湿润一片,渐渐忆起梦中春色泛滥情景,她溺爱儿子已深,此时更一股脑儿将过错揽到自己身上,自责在梦中发春,不慎勾引爱子,一时竟让身子软瘫在爱子怀中,任凭他搂抱,老公虽在隔壁,却一句话哽咽在喉间,叫不出声。

儿子得寸进尺,装着睡梦中,翻身压了过去,将母亲侧压在身下,手趁势伸进母亲衣衫,抚摸平滑的小腹。

母亲低声惊呼,只道又是爱子睡梦中所为,扭动腰肢,想挣脱那在自己腹上揉摸按弄的手,只是客栈床榻狭窄,又兼睡有两人,早迫得慈母无处躲藏,孽子火热的手掌,在母亲肚脐周围画圈,手指戳弄她优美的脐孔。

美妇熟透的身子经不起儿子的抚摸、玩弄,子宫抽搐,下体骚痒,臀间细嫩肉缝泊泊流出阴液,微启朱唇,怕儿子醒觉,轻咬贝齿,低声呻吟:「啊……不……嗯……不……」扭动腰肢,翘臀春情四溢。

儿子乃此中老手,知母亲受不住玩弄,壮着色胆,将手伸向母亲下腹,悄悄解开她的裤带。

母亲高潮在即,浑身绷紧,浑然不知孽子所为,恍惚间已让儿子鬆开棉裤,顺着雪白顺滑的大腿褪下,底裤亦被脱下,丰臀扭晃,诱人无比。

儿子抚摸母亲小腹的手沿着小腹滑下,轻扶胯间,心道:「母亲身子好生诱人,若是弄大了她肚子,又是一番诱人景象……」想像母亲怀孕的身段模样,下体肉棒又硬了几分。

儿子再无顾忌,径直凑到母亲耳畔,挑逗道:「你这娇躯,叫我好生焦急啊……」一手抚摸母亲翘臀,俯头吻住母亲湿润的双唇。

母亲贝齿轻启,檀舌与侵入口腔的异物稍做抵抗,纠缠一起,任凭它侵犯自己湿润的口腔,儿子舌技尽施,感觉母亲几乎亢奋窒息,伸出舌头,见母亲在自己怀中,檀舌微伸,大口喘息,一行津液顺着嘴角诱人淌下,一副任凭自己肆意的软瘫模样,肉茎立刻硬翘,趁着母亲软瘫,年轻强壮的躯体再次压迫上去。

火热发烫的肉茎贴上母亲湿润不堪的下体,无力挣扎的身姿瘫软在儿子怀中,儿子一手抚摸母亲小腹,托起圆臀,扳开臀肉,露出绽放的花瓣,挺动肉棒,沿着股沟,滑进母亲湿滑的肉缝,蹭动鲜嫩迷人的蜜穴,弄得母亲抽搐低吟。

母亲即时反应过来,惊呼:「不……你怎幺敢……」只听「噗哧」一声,孽子巨大的龟头借着母亲淫液的润滑,完全没入母亲紧窄的嫩穴。

粗壮异物从背后插入体内的强烈感觉,母亲感到一颗心跳到了喉咙,双眼翻白,口中呼着冷气,说不出话来。

儿子只觉母亲温软湿润的嫩肉紧箍龟头,紧窄之处,几如处子,淫虐之心大起,毫不怜香惜玉地挺动肉茎,一插到底。

母亲双手紧抓垫褥,柔软纤细的腰肢绷紧,美臀翘起,肉棒深深插入阴道深处,硕大的龟头顶到了母亲子宫,顶得她一阵痉挛,昂起黔首,正要惊呼,儿子一把扭过她头,吻住了她香唇。

高潮中的母亲被压在床沿,身子软瘫无力,任凭孽子强壮有力的肉棒在她体内抽插。

母亲湿滑娇嫩的肉壁紧紧包裹火热勃起的肉茎,儿子爽得全力抽插,直干得平日气度娴婷的美妇直翻白眼。

被姦汙的母亲屈辱地发出呜咽,爱子阴茎几番深深插入子宫颈,儿子趴伏她背上,疯狂舔吮雪白的肩头,儿子在母亲体内抽插了近半个时辰,已觉棉被内闷热难忍,身上汗如雨下,一把扯下棉被,借着窗外月光,母亲成熟的肉臀、修长的大腿裸露眼中,外翻的粉红色嫩肉……

母亲喘息娇斥道:「你……你竟然……对妈妈做了……做了这样的事情……我生养你……到今日……你……你……你这……」未说几句,两行清泪沿着面颊淌下。

儿子见母亲如此,本是心存悔恨,但见被姦汙过的母亲衣衫不整,髮髻淩乱,面泛红潮,喘息不定,泣不成声,反而淫性大作,俯下身去,伸手搂紧母亲腰肢。

母亲惊恐挣扎,浑身却酥软无力,只得任他摆布,意识清醒,忆起今日是「危险期」,若让儿子在自己体内射了精元,定会被他弄大肚子,到时只怕再也无法遮掩自己遭儿子姦淫的事实,然而成熟肉体却背叛了理智,尽力夹紧大腿,迎合儿子抽插。

儿子扯下母亲上衫、发髻,母亲成熟丰满的身姿一丝不挂跪坐床榻,胸脯裸露,乳房丰满,乳头翘立,儿子粗暴地将她推到墙上,让她手扶墙面,站上床榻,沉下腰身,臀部向后高翘,露出沾满淫水的嫩穴和菊花蕾。

「啪」一声,儿子手掌拍上母亲一侧丰满臀肉,发出清脆拍打声,跟着再打另一边翘臀,连续拍打了三十多下。

母亲被儿子打屁股,感觉屁股火辣辣刺痛,身子抽搐,每次拍打,丰臀晃动,儿子的手指跟着伸进母亲小嘴拨弄,母亲被迫舔吮儿子的手指,低声娇呼:「洩……了……洩了……洩出来了……啊啊啊啊……」全身一震,小腹紧胀,臀肉抽搐,一股阴液直射出来。

洩了身的母亲腰肢酥软,双腿软瘫,跌坐榻上,娇喘道:「你……你会把……妈妈弄死……死的……」

哪知一回头,一根粗长坚硬的肉棒直挺挺地横在面前,散发着年轻男性强壮腥臭的气息,儿子抚摸母亲散乱的秀髮,笑道:「妈妈这幺漂亮的女人,以前没有这样服侍过男人吗?爹爹那幺木讷,想是连碰都很少碰妈妈一下吧!难怪妈妈这幺容易洩身,不如让我调教调教妈妈吧!否则,真浪费了你这身仙女般的香躯……」胀得发紫的龟头肆意顶撞母亲俏丽的面颊,留下淡色异味的淫液。

母亲伸出幼嫩的檀舌,温柔地舔弄儿子硕大的龟头,舌尖沿着阴茎的筋络上下吮舔,吸住龟头马眼,让儿子的肉茎胀得更硬,母亲轻轻撩起披散的秀髮,张开双唇,慢慢含入粗长的阴茎,待阴茎根部没入母亲樱唇,硕大的龟头已顶到喉头。

儿子肉棒被母亲温热的口腔紧裹,感觉母亲吸吮着他的龟头,慢慢吐出沾满香津的阳物,抬起迷离的双眼,望着正在享受的爱子,反复吞吐阴茎,仅仅十几次抽插,母亲白皙修长的手指温柔地抚摸子孙袋,轻轻挤按他突起的精管,儿子再也忍受不住,在母亲樱桃小口中爆浆。

搏动的肉茎在母亲嘴里抽动,不断射出火热的精液,儿子完全控制不住射精,从母亲口中抽出阴茎,将剩下的精液全数射在了母亲俏脸上。

儿子爽到完全忘记老爸叫什幺名字,扶起母亲,亲吻母亲颊上的精液,吻上母亲香唇,双舌交缠,深深舌吻,母亲低头羞道:「儿啊!妈妈什幺都为你做,但求求你,千万不要让妈妈怀上,不然,妈妈一定会羞愤自杀……」

那孽子却哪里鸟她?一把托起母亲香臀,大力抽插,当夜连续射了五波浓精,全射进了母亲子宫深处……

危险期的母亲,终于被爱子干到怀孕,只好每天夜里缠着丈夫做爱,以便掩饰丈夫肚里孩子的真正父亲是谁,大大拖慢了跑路行程,原本三人的跑路,这回又多了个襁褓中的小婴儿……

最热图片   收藏网址www.gk41.com

最热小说   收藏网址www.sw04.com